标王 热搜: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娱乐体育新闻 » 正文

Liv闷ingSocial给衣投资人上继课 勿盲目投资独可角兽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5-16  来源:4FNDvR  浏览次数:27
核心提示:LivingSocial给投资人上课 勿盲目投资独角兽11 月 22 日,《纽约时报》周五发表分析文章称,短短几年时间,LivingSocial 便从一


Liv闷ingSocial给衣投资人上继课 勿盲目投资独可角兽
LivingSocial给投资人上课 勿盲目投资独角兽

LivingSocial 给投资人上课勿盲目投资独角兽

11 月 22 日,《纽约时报》周五发表分析文章称,短短几年时间,LivingSocial 便从一家备受市场瞩目的独角兽便成为独角尸。LivingSocial 的教训无时无刻提醒着投资人,投资独角兽公司一定要三思而后行。以下为文章内容摘要:

走进团购网站 LivingSocial 的总部,首先步入眼帘的就是一排排空荡荡的桌子。这些桌子被路标分成一排一排,提醒着人们在当年最辉煌的时刻,LivingSocial 的员工曾需要借助路标找到同事。

其中的一排名为“BYFAD Lane”,这个名字源自初创公司 BuyYourFriendADrink。正是收购了这家公司,让 LivingSocial 开始涉足网络团购业务。还有一些路标名称来自于 LivingSocial 当年提供的最热门的团购项目,如“Sky Diving Stree”。在上一轮裁员 20% 完成之后,LivingSocial 又多了一些空桌子,以及满地的纸屑。在这家公司的一个电冰箱里,居然还放着一瓶半年前的牛奶。

LivingSocial 内容战略总监迈克·桑托利(Mike Santore)表示,“路标是我们过去的趣闻轶事,当时在公司几乎就找不到一张安静的桌子来工作。如今,这些路标已不代表任何事情。”桑托利将会在本月离开 LivingSocial。

在过去的几年中,“独角兽”们的崛起定义了科技产业的繁荣。独角兽是指那些估值达到或超过 10 亿美元的私有公司。在独角兽这个词语开始流行之前,LivingSocial 曾是当时最大的独角兽之一。这家公司如今的衰落,也提醒着投资人,一旦独角兽犯错,用不了几年就会沦落成什么样子。

就在四年之前,LivingSocial 和它更大的竞争对手 Groupon 还在飞速的成长。风险投资人当时认定,网络团购标志着互联网将会进入本地商业。根据市场调研公司 VC Experts 提供的数据,至 2011 年底时 LivingSocial 已经募集到超过 8 亿美元资金,估值达到了 45 亿美元。LivingSocial 的投资人包括了亚马逊和共同基金巨头T. Rowe Price 等。手中持有巨额资金的 LivingSocial 当时曾烧钱无度,铺天盖地的通过电视广告宣传自己的服务。借助着市场对网络团购业务的追捧,LivingSocial 还在考虑上市的问题。

如今,LivingSocial 更像是一头“独角尸”(unicorpse),而不是独角兽。这家公司从来也没有提交过招股说明书,而且消费者对网络团购服务的态度也逐渐冷却。晨星公司提供的数据显示,T. Rowe Price 已几乎把持有的 LivingSocial 股份减计至零。LivingSocial 在 2011 年巅峰时期曾拥有 4500 名员工,如今这家公司的员工数量已被缩减至 800 人左右。

通过专注于“新体验”,LivingSocial 正在努力转变自己的业务。举例来说,通过推出的免优惠券项目,当消费者在指定餐厅刷卡消费之后,LivingSocial 将会向消费者的信用卡直接返现。在努力保留员工的同时,LivingSocial 已卖光了此前收购的几乎全部的外国公司,并且关闭了在鼎盛时期开设的办事处。

已在 LivingSocial 任职五年半的总法律顾问吉姆·布拉姆森(Jim Bramson)表示,“想要一夜间彻底转变业务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我们有点像是二次创业。”

LivingSocial 不会孤单,也许很快就会有其它独角兽公司给它作伴。市场调研公司 CB Insights 的统计数据显示,全球目前共有 142 家独角兽公司,总估值约为 5000 亿美元。在这些高估值的初创公司当中,已有一些开始遇到了麻烦。

阅后即焚应用 Snapchat 和在线存储服务提供商 Dropbox 最近都被共同基金投资人下调了估值。人力资源初创公司 Zenefits 已表示未达营收预期,而且开始方面招聘节奏。本周三,去年末轮融资估值达到 60 亿美元的移动支付公司 Square 确定了首次公开招股发行价,但按照该发行价计算,Square 的市值仅为 29 亿美元。除此之外,硅谷知名风险投资人比尔·柯尔利(Bill Gurley)和迈克尔·莫里茨(Michael Moritz)也都发出了独角兽估值将会暴跌的警告。

文奇·加纳森(Venky Ganesan)是风险投资公司 Menlo Ventures 的合伙人之一,这家公司已对打车应用 Uber 和其它一些独角兽公司进行了投资。加纳森表示,LivingSocial 的估值为这家公司设定了太高的预期,这也让其很难实现这一预期。他说,“今天的独角兽们将面临着同样的问题。”

LivingSocial 由艾迪·弗雷德里克(Eddie Frederick)、蒂姆·奥肖尼斯(Tim O'Shaughnessy)、瓦尔·阿莱克森科(Val Aleksenko)和亚伦·巴塔利昂(Aaron Batalion)在 2007 年联合创办。当时他们创办的公司还名为“Hungry Machine”,主要为 Facebook 开发应用。奥肖尼斯是这家公司的首席执行官。

在推出网络团购服务之后,消费者开始蜂拥而至。在网络团购服务上线约一年后,LivingSocial 宣布已经在美国和欧洲拥有了 1000 万订阅用户。几个月之后,LivingSocial 又宣布订阅用户数量翻番。当年年底,LivingSocial 进入了亚洲市场。LivingSocial 的投资人包括了风险投资公司 Revolution Ventures、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以及亚马逊和摩根大通,他们累计向这家公司注入了超过 9.19 亿美元资金。

在随后的几年时间里,LivingSocial 加快了获得用户的步伐。这家公司为电视广告投入巨资,希望提升品牌知名度。为了向国际市场扩张,LivingSocial 还在西班牙、新西兰以及其它不了解的市场收购了一系列本地团购网站。LivingSocial 当时还增加了旅游、食品速递等业务,并且大肆招募员工。但是在疯狂烧钱的同时,LivingSocial 一直未能实现盈利。亚马逊最近提交的财务报告显示,LivingSocial 在 2011 年的营收为 2.38 亿美元,但亏损达到了 4.99 亿美元。

在 2011 年 11 月上市时,LivingSocial 的主要市场竞争对手 Groupon 也未能实现盈利,这也让投资人对这家公司的可持续性产生了怀疑。随着投资人怀疑的不断发酵,LivingSocial 失去了上市的机会。根据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文件显示,LivingSocial 在 2011 年年底曾计划募集 4 亿美元资金,但最终只到手了 1.76 亿美元。

LivingSocial 的投资人如今表示,这家公司不计成本获取增长的战略,最终构成了员工超编和过度扩张的螺旋式下跌。但是在当时,并没有人太多的关注 LivingSocial 如何实现盈利这一问题。

LivingSocial 董事、Revolution Ventures 合伙人迪格·萨维奇(Tige Savage)表示,“我们当时的理念是‘消费者永远也不会轻松、廉价的获得,作为一家小公司我们必须加速获得消费者。’我们当时认为,抓紧时间占有市场时正确的。”

奥肖尼斯担任 LivingSocial 首席执行官至 2014 年年初。截至目前,这家公司的四位联合创始人中,只剩下阿莱克森科一人还在公司任职。LivingSocial 当前的首席执行官高塔姆·萨卡(Gautam Thakar)于 2014 年 8 月履新,此前他曾在 eBay 任职近十年时间。萨卡表示,LivingSocial 将不在依赖于网络团购业务,工作重心将转移至全新的返现服务。

LivingSocial 当前正在试验的项目名为“Restaurants Plus”。根据该项目,当消费者在指定餐厅刷卡消费之后,LivingSocial 将会向消费者的信用卡直接返现,LivingSocial 会为每笔交易向餐厅收取佣金。萨卡说,“我们的核心用户是年龄在 25 岁至 40 岁的受过教育的女性。我们如何帮助她们度过一个愉快的周末?我们的工作室帮助商户找到数据。”

市场中还有一些迹象表明网络团购业务已是明日黄花。亚马逊最近就关闭了自己的网络团购服务。Groupon 新任首席执行官里奇·威廉姆斯(Rich Williams)在周四的官方博客中就表示,公司“被投资人误解”, Groupon 是一家向用户发送电子邮件推荐每日团购服务的公司早已成为过去。

不过今年从 LivingSocial 离职的部分员工表示,公司内部对战略转型能否取得成功一直深表怀疑。一些 LivingSocial 的前员工和投资人表示,公司的战略失误极大的打击了员工士气。一些早期员工已经牢骚满腹,因为他们当年加盟公司就是受到了股票期权的诱惑,但如今却无法卖出获得的公司股票。鉴于此,LivingSocial 能否挽留优秀人才成为了一个很大的问题。这家公司已无法提供超高的薪水和诱人的股票,所以也吸引不了优秀人才的注意。萨卡说,“无论身居何处,世界上最困难的事情都是招聘技术人才。我们不是谷歌。”

LivingSocial 同时还开启了紧缩开支模式,这家公司上个月的裁员波及到整个公司。LivingSocial 已经关闭了包括纽约、西雅图等城市的办事处。去年秋天,LivingSocial 出售了韩国子公司 Ticket Monster。今年 2 月,这家公司又出售了 2011 年收购的西班牙公司 LetsBonus。两个月之前,LivingSocial 关闭了公司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业务。在萨卡看来,这家公司只会保留美国和加拿大业务,剩余业务都是多余的。他说,“我们当前专注于对技术的投资,特别关注英语国家。一些人对我表示,LivingSocial 早应该这样。”

LivingSocial 投资人、创始人和许多员工持有的股票

估值如今已经缩水。对他们来说,想要通过首次公开招股或者私有交易套现已变得遥不可及。当问及此问题是,萨卡说,“估值只是一个抽象的数字。只有傍观者才会真正关注企业的估值。”

4FNDvR
 
关键词: 杏彩娱乐注册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Powered by DESTOON